• 亚博yabo安卓
  • 亚博娱乐国际app
  • 亚博电子游戏app
  • 课件
  • 优秀亚博yabo安卓
  • 试题库
  • 诗词鉴赏
  • 国学散文
  • 励志
  • 名人名言
  • 黑板报
  • 成语大全
  • 当前位置: 酷米范文网 > 亚博娱乐国际app > 正文

    生命如歌话剧 生命如歌

    时间:2019-08-23 02:47:03 来源:酷米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酷米范文网手机站

         球童时代      乔治?卡尔一向以工作为先,但他的儿子,现在已长大的考比,能帮助他变得更为高屋建瓴。   “雀斑男孩”(考比?卡尔)想要成为超音速队的球童,但这并不容易,虽然他和主教练挺熟。爸爸。是他的爸爸,但他说爸爸告诉他必须尽快学会球队的规矩,不要总是惦记着找乔丹要签名。输球以后不要随便发表评论,中场休息不要大声嚷嚷。基本上,他不会被注意,也无声无息。在球员通道里,他都尽量让自己不与任何人接触,这就是他的球童生涯。
      当森林狼队的伊塞亚?莱德一只手把球像砖头一样扔过来的时候,考比正在底线附近叠着一大堆毛巾。结果球狠狠地砸在雀斑男孩的脸上,差点儿把他击倒,鼻涕眼泪和脸上能流出的液体俱下。糗大了,在17000名观众面前。
      自然而然的,所有的眼睛都聚集在了老卡尔身上,此时比赛还有三分钟即将结束,老卡尔已紧张得满头是汗。他会怎么做?扔下所有的球员去安慰他的儿子,或者告诉加里?佩顿继续执行挡拆战术?所有见证了当时那一幕的人,都不会忘了老卡尔脸上痛苦得直到扭曲的表情,内心分明在煎熬.“球队还是儿子”?“球队还是儿子”?
      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球队。
      
      父子同舟
      
      一晃“雀斑男孩”长大了,现在已长成身高1米93、体重95公斤的大小伙子了,而且还是鲍伊斯州立大学的主力球员。而他的父亲――乔治?卡尔现在已是丹佛掘金队的主教练了,考比更多地是在报纸上见到爸爸。考比很担心父亲的身体,因为严重的病情曾经差点儿要了他的命。
      乔治总是对他的整个教练组说:“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,我还是原来的老卡尔,照样喝啤酒吃烤肉。我曾打过皮特?马拉维奇(绰号手枪)。当教练以后,我曾砸碎了更衣室的门去找乔?巴里理论。肯尼?史密斯的大嘴从不敢对我嚷嚷,因为他吃过我的亏。”
      住院期间,老卡尔每天夜里偷偷给考比打电话,要求他悄悄帮助自己逃离医院。他担心肯扬?马丁会撂挑子,安东尼顶多会出一半力,那都是因为他不在。乔治有规则:永远不离开自己的球队,比赛要一直坚持到最后一秒。这都是他遵从恩师迪恩?史密斯教诲的结果,所以在儿子和球队之间,老卡尔的选择不足为奇。
      而且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还会选择球队。
      乔治?卡尔――来自一个小镇的孩子,而今执教的经历:两个国家,三个联盟和七支球队。在他同凯茜?克拉默结婚以前早就跟篮球结婚了,26年里26次搬家,就像是离了26次婚。
      他的女儿凯尔西,儿子考比,从小就饱受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。见到爸爸,女儿欣喜若狂,一直粘在父亲身上,一秒也不愿离开;而小考比则像面对陌生人一样,藏在妈妈身后。
      女儿从小就在篮球场上玩,几乎所有球队的篮筐她都扣过,当然是那些球员举着她。而小考比最喜欢的万圣节装束,则是那件勇士队的球衣,据说是他从更衣室里抢到的,直到勇士队解雇了老卡尔,小考比才愤愤地将那件球衣扔回了更衣室。
      老卡尔跟女儿更亲近,但对儿子寄予的希望更大。他为儿子起名考比,是因为他从前马刺队的队友――考比?迪特里克。但是,乔治从没单独指导过考比――他太忙了。因为曾嗜酒如命,乔治为躲避联盟的禁酒令,远赴欧洲执教。在那里他以近乎完美的战绩(1990-91赛季。阿尔巴尼队50胜6负)成功修补了形象,重新又回到了NBA。
      
      1992年,超音速队把一向自负的老卡尔请了回来。如果一个8岁的男孩需要他父亲的多一点点时间,哪怕是一毫秒也行。但没办法,他给不了,他只能让他去做球队的球童,那样他们就可以在每个主场比赛的时候见面了。即使在家,乔治也很少带考比去麦当劳,就连送考比上学的次数都寥寥无几。孩子更多地是在家系上爸爸的领带,穿上爸爸的西服,自己装成爸爸。
      1993年,超音速队在西部决赛中对阵查尔斯爵士领衔的太阳队。巴克利创纪录地22次走上罚球线,并侥幸地赢下了第七场。赛后查尔斯安慰了乔治,当时在乔治身边的小考比却对这位“恶汉”说:“加油,查尔斯,大家都等着看你和迈克尔(乔丹)会师总决赛的好戏呢!”巴克利非常喜欢考比,当时脱下球衣送给了他。
      接下来的那个赛季,获得联盟最佳战绩的超音速队,在季后赛首轮以2比0领先的情况下,竟被穆托姆博带领的掘金队神奇翻盘。凌晨两点,乔治仍然没有回家,考比甚至想到了乔治会去自杀――“他当时真的很担心我。”乔治回忆道,“我当时就是一直同两名助理教练在一起,我们喝酒,我们骂人,总之想要彻底发泄一下。”
      1995年超音速队又在季后赛首轮折戟,这次是女儿和儿子告诉爸爸:“我们还会回来的。”之后的那个赛季,常规赛64胜的骄人战绩,却在季后赛首轮第一场主场负于国王队。考比曾给巴克利打电话,查尔斯鼓励考比:“相信乔治,他的球队会赢得最后的胜利。”果然超音速有惊无险地冲过首轮,在次轮对阵火箭队时,考比接受电视台采访时,预言超音速将横扫火箭。当超音速最终取胜时,球童考比冲入场内高举双臂,欢呼雀跃,乔治说:“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情景,当时我哭了。”到了西部决赛,超音速击败爵士队挺进总决赛。父子俩曾长时间地拥抱。感动了整个西雅图。
      爸爸还是妈妈?爸爸还是妈妈?当16岁的考比面对父母离婚的现实时,这是他必须做出的选择。如果他选择跟着妈妈,他将搬到拉斯维加斯。如果选择跟着爸爸,那将搬到密尔沃基,因为那时乔治已被雄鹿队聘为主教练,考比最终选择了爸爸。
      因为考比不能想像离开NBA的生活,失去了乔治,考比会感到自己也不存在了。虽然他们一直都住在宾馆里,直到凯茜感到不能没有儿子搬到了密尔沃基,考比才有机会开始穿梭于父母之间。考比有时觉得自己像是拔河中的那条绳子,那时乔治开始跟其他人约会,考比也承认在密尔沃基的头两年是最糟糕的时光。
      当乔治和凯茜为了孩子们买了一栋房子,情况开始好转了。乔治一个月能在家住8天,其余的时间则是凯茜照顾孩子们。考比特别喜欢跟乔治和他的老友们玩牌,在院子里烧烤。考比不仅越来越高,在其他方面也越来越像乔治,终于有一天,在布拉德利中心,乔治看着考比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      考比在篮球场上开始展露才华,他是一个不错的投手,可能是在西雅图和密尔沃基见得太多了的原因。但因为长得太瘦,考比最终只能选择爱达荷的鲍伊斯州立大学。凯茜是爱达荷人,她回老家照顾儿子,乔治只能一个人留在密尔沃基。雷?阿伦被交易出去之后,乔治也被解聘,卸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爱达荷看儿子,乔治高兴地说“现在乔治又归队了。”
      对乔治和考比来说,那18个月太重要了,乔治几乎手把手地传授考比篮球技术。考比的身高也长到了1米93,臂展达到了2米10,连乔治的高尔夫球友杰里?特罗伊都说:“考比太像乔治了。”
      乔治似乎在弥补,他甚至陪考比去看年轻人才 喜欢的电影。考比说:“我从没听过他为我准备的赛前动员,他对我说的真的感觉不一样。那段日子在他心里,好像除了我世界都不存在了。”
      2005年,考比大二,乔治又面临选择:儿子还是球队?掘金队请他出山执教,考比还是所有人,乔治选择了所有人。“我对他说应该去。”考比说,“他给我的已足够多了。”
      在乔治走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,考比10投7中,另外贡献了4次抢断和5次助攻,考比激动地对乔治说:“我够好吗?”
      乔治什么也没说,父子之间又重演了九年前休斯敦那一幕。
      
      生命如歌
      
      “考比,我得了前列腺癌。”七个星期之后,乔治打电话平静地告诉考比。
      “知道了他的病情之后,我满脑子都是他,我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他的生命对于我的重要性。”考比说。
      乔治的检查结果还很乐观。“我不想整天都在想着死亡。”他说,“我更不想我的家人因此受到惊吓,尤其是考比。要知道那时他刚刚有了一个女儿,我漂亮的小孙女。”
      经过鲍伊斯州立大学的18个月,父子间已变得心意相通。乔治每天清晨散步的时候都会想到考比,而考比也一样时刻牵挂着父亲的病悔“真的很糟糕,如果是他在西雅图时就发现了,我会感到更糟糕,因为那时我对于父亲的概念还不是很明确。”
      2005年7月乔治的手术非常成功,整个秋天乔治的康复期,乔治都在关注考比的比赛,许多次乔治还亲临赛场给予考比极大的帮助。虽然还是一个低年级学生,但考比已成长为鲍伊斯州立大学的主要得分手和进攻组织者。在乔治眼里,考比则是一个“强硬的布伦特?巴里”。他还说:“我讨厌拿他和那些杜克软蛋们相比,但可以说他是另一个小邓利维。”
      2006年1月,考比的场上表现有些异常。后来在凯尔西中心乔治才知道,考比的声带上长了一个小瘤,而考比却拒绝看医生。乔治告诉考比:“如果你不去看医生,我就踢你的屁股。”
      终于,考比的检查结果出来了――喉癌。乔治当场晕倒,但他仍然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。在球员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你可以听到他们在暂停后,重返赛场前他们相互激励的口号――1,2,3,考比!坎比说他们现在就是一群“考比的男孩”。巴克利也打电话给乔治,命运又在拷问乔治,儿子还是球队?儿子还是球队?
      考比并没有向乔治提出什么要求。拉里?布朗曾打电话给考比询问病情,考比对他说:“我很好,甚至比您执教的尼克斯队要好得多。”
      但是,乔治此时却在丹佛如坐针毡:“我想我不能再选择球队了。癌症正在侵蚀着他的生命。”这一次,乔治选择了在考比身边。
      考比的检查结果相当不错,考比手术那天,乔治一直在手术室门外守候。
      考比的康复期一直呆在丹佛,和乔治在一起。在掘金对阵快艇,中场休息,乔治在更衣室布置下半场的战术,考比就像是在西雅图时一样,一言不发,聚精会神地听。而那段时间每天早上球队的训练考比都要到场,乔治的作训服也都是考比整理的。
      “生活就是一个圈。”考比说
      他们现在是不可分割的,癌症让他们靠得更近。考比仍然准备参加NBA选秀,现在他已进入了备选大名单。现在的问题是治疗的副作用让考比的体重增加得很快,反应也变慢了。乔治对考比说:“没什么,你不一定要参加选秀。”倔强的考比硬是带着脖子上长长的刀口试训了五支球队。有些球队经理评价他可能成为下一个辛里奇或是马特?哈普林,不过进入NBA尚需时日。
      回到鲍伊斯州立大学,健康的考比马上就入选了赛区第一阵容。乔治保证这个赛季至少会去看考比的15场球。
      现在每一次乔治看到风华正茂的考比,都会鼓励他:“你一定会进NBA。”考比明年六月会参加选秀,极有可能进入第二轮。届时如果丹佛选到了考比,那么将创造一段父子传奇。
      儿子还是球队?儿子还是球队?
      这还是一个问题吗?

    • 范文大全
    • 教案下载
    • 优秀亚博yabo安卓
    • 励志
    • 课件
    • 散文
    • 名人名言